2200年了,還是棋牌游戲廠商利潤高啊

2020-04-07 16:57 原創 dengpan

去年對棋牌游戲廠商而言算一個資本運作大年,接連有禪游科技、家鄉互動在香港成功上市,又有微屏軟件、中至科技提交上市申請;閑徠互娛剩余股權也被昆侖萬維完全收購。棋牌游戲廠商大有一掃18年的陰霾之勢。

 

從這些上市棋牌游戲公司發布的年報數據來看,去年這些廠商業績基本都挺漂亮,增長勢頭非常明顯,應該是超越行業平均水平不少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00403101614.png 

 

而今年一季度,受疫情影響線上棋牌麻將麻將取代了傳統的線下娛樂,這些廠商業績更是亮眼到“讓人嫉妒”。家鄉互動也在年報中提到1月、2月游戲DAU和流水大幅增長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00403104748.png 

 

雖然棋牌游戲依然在主管部門強力監管之下,并且過去兩年里無任何一新款棋牌游戲獲得版號,但這都一點都不影響棋牌游戲賺錢。棋牌游戲毫無疑問還是行業里最賺錢的一個品類。

 

棋牌游戲多賺錢?毛利堪比行業巨頭

 

從絕對數額來看,這些棋牌游戲廠商盈利并不算太多。這些廠商中賺的最多的是昆侖萬維,去年凈利潤12.8億元,不過考慮到游戲業務只占昆侖萬維收入的50%,且毛利不如其他業務,所以游戲業務貢獻的利潤應該不到6.4億元。

 

但從毛利率來看,這些棋牌游戲廠商賺錢能力可是堪比騰訊、三七互娛這樣的行業頭部公司,甚至超越了網易這樣的行業巨頭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00403172436.png 

 

可以看到棋牌游戲廠商利潤率是很高的,基本都超越了行業里大多數公司。甚至還有中至科技這樣廠商,毛利率達到了90+%。這樣的數據行業可能只有騰訊才能達到。

 

棋牌游戲如此高的毛利率,游戲茶館認為有以下幾點原因:

 

·棋牌游戲本身開發成本不高,市面上甚至有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售賣。相比其他品類的游戲,玩家對棋牌游戲內容消耗較低,版本迭代也無需太頻繁,這些因素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棋牌游戲開發成本。

 

·棋牌游戲廠商可能主要還是通過線下渠道推廣,不需要在各媒體進行大規模買量。在流量越來越貴的當下,線下地推成本很可能低于線上買量成本,從而降低了游戲的推廣成本。

 

·同時這些游戲的房卡銷售也主要通過線下代理進行,銷售收入并不需要與渠道分成,這又節約一大筆成本。據此前家鄉互動的招股書,來自華為、蘋果、應用寶等應用商店帶來收入只占16.4%,而自有渠道的收入占比達83.6%。

 

圖片2.png 

家鄉互動招股書顯示,自有渠道貢獻的收入占比最大

 

因此,棋牌游戲利潤率高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 

增收有秘訣 廣告+聯運翻倍增長

 

傳統印象中,這些棋牌游戲廠商收入主要源自房卡銷售。但游戲茶館查閱棋牌游戲廠商年報后發現,他們也開始踐行收入多元化策略。棋牌游戲充分利用手中已有的用戶盤子,開展了廣告變現、游戲聯運,效果還是很不錯的。像禪游科技,廣告收入已經超越了房卡銷售收入。

 

早在昆侖萬維的19年半年報中就提到,閑徠互娛通過“橫向拓展游戲聯運、廣告等新變現模式,增加了新的收入增長點”。

 

禪游科技在年報中透露,去年禪游加強了與字節跳動、騰訊廣告方面的合作,通過“智能流量切換、大數據挖掘以及激勵視頻、橫幅、信息流及互動廣告等多種創新展示形式”提升變現能力。去年禪游科技廣告收入3.07億元,同比增長316.7%,占禪游總收入的46.4%。

 

家鄉互動在年報中表示,去年收入增長28.5%主要原因除了棋牌游戲收入增長外,還包括了廣告收入增長和聯運第三方手游。年報顯示,家鄉互動廣告收入從無到有,去年一共收入了6180萬元。

 

為了提高廣告收入,家鄉互動在激勵視頻中提供了房卡等道具,這一定程度上導致家鄉互動全年房卡銷售額下降了8%。不過廣告收入的大增完全彌補了房卡收入的下滑。

 

圖片1.png 

微樂麻將(家鄉互動)中就有第三方游戲入口

 

另外,家鄉互動、禪游科技、昆侖萬維這些廠商都有聯運業務,其中家鄉互動、禪游科技進一步披露了聯運收入。年報顯示禪游科技去年聯運收入1235萬元,同比增長126.4%;家鄉互動聯運收入4163萬元,同比增長53.8%。

 

可以看出,這些棋牌游戲廠商聯運和廣告業務提升很大,收入基本都翻了好倍。棋牌游戲DAU較高、且玩家黏度較高,在穿山甲、優量匯這樣的變現利器推動下,未來棋牌游戲廠商的廣告收入有望再創新高。棋牌廠商也將廣告收入視為未來業績重要的增長點。

 

合規依然是達摩克利斯之劍

 

游戲茶館查詢了廣電總局網站,確實去年沒有下發一款棋牌游戲版號。而出版社人員也告訴游戲茶館,現在棋牌游戲申請材料他們是不會接收的。

 

合規運營、如何獲得版號依然是懸在棋牌游戲廠商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

 

游戲茶館看到,一家棋牌游戲廠商在年報中將推出新游戲模糊為“推出新變種玩法”,并計劃在今年繼續推出100余款不同的地方麻將游戲玩法。

 

游戲茶館認為這種說法具有回旋的操作空間,新玩法并非新游戲,只需要在原有游戲基礎上進行內容更新即可,理論上確實不需要申請版號。

 

目前這些廠商其實都有開發棋牌游戲的小游戲版本。這些棋牌小游戲都沒有開內購付費,因此也無需申請版號,但可進行流量變現(廣告變現、導量其他游戲)。

 

而另一家棋牌游戲廠商披露,他們去年一共有5款游戲獲得了版號,不過是休閑類游戲。這家廠商表示,未來將會重點研發超休閑游戲,挖掘全球休閑游戲市場來拓展收入。

 

可見棋牌游戲廠商也在思變,在棋牌游戲、娛樂場游戲強監管的當下,需要探索更多游戲類型、挖掘更多變現渠道。

博雅互動一定程度上就是一個反面例子,自蘋果下架德州類游戲、原雇員涉賭案件后,博雅互動長達3年的時間里未能恢復元氣,營收一跌再跌。

 

游戲茶館也看到,家鄉互動、姚記等廠商這個春節在廣告上投放甚多。那么就更需要廠商自律、合規,不然廣告費就全部打水漂了。

 

棋牌廠商去年活得很好

 

雖然棋牌游戲面臨監管有一定風險,不可否認的是棋牌游戲廠商盈利能力強,利潤高。

 

在強監管的當下,棋牌游戲版號受阻,但廠商也在試圖擴寬自己收入來源,優化收入結構。目前棋牌游戲廠商在廣告變現、聯運這兩個方面花了大力氣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嘗試,并開始研發其他類型的休閑游戲。

 

總體來看,去年棋牌游戲廠商活得很好。今年,說不定還會有一些低調的棋牌游戲廠商陸續上市。

【本篇文章由游戲茶館dengpan原創,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最新產品

MORE>

關注我們

關注微信公眾號,了解最新精彩內容
青海快3开奖直播